憂鬱症號稱是二十一世紀的健康殺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全球共有超過3.5億人罹患憂鬱症,但因為憂鬱症的汙名化嚴重,許多人不願承認自己生病了,因此從未尋求治療。

 

依照世界衛生組織的研究,憂鬱症的女性的終身盛行率約在10-25%,男性為5-12%,每五個女性就有一個在一生中有一次的憂鬱症發作的危機。2020年造成人類失能(disability)前十名的疾病,第一名是憂鬱症。另外根據哈佛大學的研究,造成人類社會整體疾病負擔(Global burden of Disease)前十名的疾病,第二名也是憂鬱症。憂鬱症會造成一個人無法工作,生產力下降,同時造成家庭社會嚴重的負擔。憂鬱症常常早發而持續,甚至有些會復發,有15%的憂鬱症患者最後會死於自殺,這些都造成了家庭社會的損失與遺憾。

在台灣,衛生署國民健康局憂鬱症調查指出,調查按人口比例估算顯示:8.9%的人有憂鬱症狀,約200萬人,其中重度憂鬱者,約佔5.2%,約125萬人。而以流行病學盛行率估算,憂鬱症在台灣造成的經濟成本一年為405億元,其中藥費、醫療照顧等直接成本只占百分之廿二,約89億元;但因憂鬱症無法工作造成的生產損失,占了百分之七十六點三,金額高達309億元。


那在我們隔壁的中國呢?

 

中國抑鬱症患者高達7000萬。保守估計,大概有2億人在一生中需要接受專業的心理諮詢或心理治療。但在美國,從事心理諮詢和治療的心理學家、心理健康師、社會工作者和精神護理人員約30萬人。而在中國,通過資格考試的心理諮詢師只有約2萬人。國內一線城市心理諮詢師的收費已經達到300~1500/小時,價格之高已經讓普通人難以承受。而中國未來十五年內,可能需要200萬到300萬名心理諮詢師及相關工作人員。

 

綜合以上憂鬱症相關的盛行率、職場家人負擔損失、與醫療使用等等,可見憂鬱症對整體社會經濟造成了很大的負擔。而根據國外學者估算,憂鬱症治療所造成的社會經濟負擔上直接醫療所需花費只佔所有花費的28% (藥物3%、其他醫療花費25%),其餘間接的花費損失則有72% (請假27%、生產力下降28%、死亡17%)。若能鼓勵患者提早作完整的治療,相對可以減少不需要的間接花費損失。

 

 

資料審閱

由松德精神科診所協助審閱

也許你還會想看看這些

參考資料